湖北省人民政府 | 中央纪委监察部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 
【纪检人故事】俺那老头子
2017年07月14日 14:55 襄阳纪检监察网 
【字号: 】【打印】【发表评论

  俺那老头子,样样都好,就是脾气怪怪的,怪脾气一来,十八个火车头也把他拉不回来。

  老头子当了三十年村支书,为大伙办的好事,像天上的星星,看得见,数不清。可他几十年从没在群众家里吃过一顿饭,喝过一口酒,抽过一根烟。要是有人给他奉烟,他总说自己不抽烟。其实,老头子喜欢抽旱烟。一回到家里,拿起旱烟袋“吧嗒、吧嗒”就舍不得放下。你看他那烟袋杆比纪晓岚的烟袋杆还长,烟袋锅比纪晓岚的烟袋锅还大。他常说:“病从口入”。当干部必须要管住自己的嘴,管不住自己的嘴就莫当干部。

  去年,老头子六十五,退休了。可他那怪脾气还是姑娘穿她妈的鞋——老样子。

  俺儿子在县土地局工作,去年5月当上了副局长。得到这个消息后,老头子对我说,要给儿子送一件礼物。我一听,奇怪,老头子活了几十年,从没给别人送过一分钱的礼物,对儿女们管教是“严上加严”。今天咋啦,莫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了,要给儿子送礼物,我问他给儿子送啥礼物,他笑笑说:“天机不可泄露。”你看看,鬼老头子,就是这么怪,对我还保密。

  那天,老头子赶集回来,抱了两棵大白菜,我赶快上去接过大白菜,说:“今的晌午就做白菜煎豆腐。”老头子一听,一下子把白菜夺过去,连声说:“不能吃,不能吃!”我不高兴地说:“不能吃,你买白菜做啥子?”“送礼”,“送给谁”?“送给儿子”。我笑的直擦眼泪:“哟哟哟,亏你想得出来,给儿子送白菜当礼物,还天机不可泄漏。”老头子拍拍白菜认真地说:“老伴呀,我给儿子送白菜可有讲究啊。你看,这菜叶是青的,这菜帮是白的,我要叫儿子清清白白做人!”老头子这一说,我心里亮堂了,对老头子说:“这白菜也不能放好长时间呀。”老头子笑笑说:“我自有办法”。

  老头子把白菜放好后,拿来照相机,“咔嚓”对着白菜照了一张相,又买了一个镶金边的镜框,把相片放大后,装在镜框里,上面写了四个大字:“清清白白”。高兴地说:“老伴,明天我们就把礼物给儿子送去。”我拿着镜框看了又看,喜眯眯地说:“俺们要叫儿子天天清清白白!老头子呀,你真是吃藕长大的。”

  第二天,我和老伴带上礼物,来到县土地局,不凑巧,儿子去省城开会,没见着。十一点多了,我们要走,办公室吴主任说啥也不让走,非要留我们吃晌午饭。中午,就在土地局旁边一个饭店吃饭。刚吃完饭,老头子说出去一下,我和吴主任一边拉家常一边等。等啊等啊,一个钟头过去了,老头子还没来。吴主任怕我着急,要出去看看。刚打开包厢的们,老头子回来了,我问他做啥子去了?他笑眯眯地给我一张发票,我一看,是今天吃饭的发票。老头子说:“吴主任,今天中午算我请客。”吴主任赶忙说:“大叔,局里有规定,来客接待按标准可以报销。”老头子摇摇头说:“我们不是客人,今天来是办私事,看儿子,不能白吃白喝,乱花公家的钱,丁是丁,卯是卯,这顿饭钱就该我出。”吴主任感动地说:“大叔,你为我们作出了好榜样啊!”

  今年4月的一天夜里,老头子的心脏病突然复发,昏迷不醒。不巧,儿子到北京出差了。这,这,咋办呢?情急之中,我给土地局的司机小刘打了电话。很快,小刘开车来了,把老头子送到医院。刚好一点,他就问我,半夜三更咋把他送到医院来的?我实话实说。老头子一听,发火了:“胡闹,真是胡闹,你算老几,指挥小刘用公家的车送我来医院”。我说:“不是为了救你吗?”老头子说:“救我,你咋不打120?”我说:“当时,急糊涂了,没想起来。”老头子一听更来劲了:“你糊涂了,咋晓得用公家的车?我看你一点也不糊涂,只想图面子,搞特殊,占便宜。”老头子说这话,真叫人受不了,我气的跑出了病房。

  出院那天,我找医生给老头子检查检查,交待交待。医生到病房一看,老头子不见了。医生、护士和我把该找的地方都找了,也不见人影。哎哟哟,手机也没带,老头子跑哪去了呢?我心里像十五只吊桶打水,七上八下的。

  正当我又准备去找他时,老头子回来了,我心里的石头一下子落了地,问他去哪了,他说去结账。我说俺也去了结账窗口,咋没见着你。他笑笑说到土地局结账,交用车费。他一边说一边拉着我的手:“老伴,公家的车是办公事用的,俺们办私事用了公家的车,一要认真检讨,二要如数交费。不管啥时候都要公私分明,千万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!老伴,谢谢你,为了我你才做了傻事,从今往后,可别再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啊。”老头子说得我心里热乎乎的,脸上火辣辣的,愧疚地说:“我错了,我错了!”

  今年正月初一,孙子从外面玩耍回来。一进屋就拍着兜兜对老头子说:“爷爷,你看看。”老头子一看,孙子的兜兜鼓囊囊的,叫孙子拿出来看看是啥?孙子从兜里掏出一个红包,红包里装的是一叠百元大钞。老头子问孙子哪来的钱?孙子说是别人给的压岁钱。老头子问谁给的?孙子说是钱伯伯给的。老头子明白了,是本村包工头钱老板给的。

  老头子指着红包对孙子说,这压岁钱不能要!孙子问为啥不能要?老头子说:“好孙子,钱老板给你压岁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,没安好心。钱老板找到你爸,你爸没同意,他又找到我,叫我给你爸说说,我也没答应。这不,他又想歪窟眼,给你压岁钱。孩子,你是初中生,懂事了,你说这压岁钱该不该要?”孙子连声说:“不该要,不该要!”爷爷,我错了,马上把钱还给他。

  孙子把钱还给钱老板后,老头子把孙子叫到跟前,掏出一个红包给孙子,孙子说:“爷爷,你三十晚上给了我压岁钱,这红包我不要,不要。”老头子笑着说:“好孙子,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。”孙子接过红包打开一看,啊,原来是老头子绘的一幅画,画面上一个女人正在灯下一针一线补衣服,旁边坐着一个小孩。老头子给孙子讲,这女人在对孩子说,针尖大个洞,能进斗大的风,小洞不补,大洞要烂二尺五。孙子听着,一下子扑到老头子的怀里:“爷爷,我明白了,要清清白白做人,就要防微杜渐,不馋,不占,不贪,从一点一滴小事做起。不然的话,就会走歪路,栽跟头,害人民,害国家,害自己。爷爷,我要把这幅画当成传家宝。

  哈哈哈,俺孙子说得好,老头子笑了,孙子笑了,俺全家人都笑了!(单位:襄阳市襄州区政协    作者: 熊元惠)

[ 信息来源:襄州区   作者: ]
 
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网站管理
版权所有:中共襄阳市纪委 襄阳监察局
联系地址:檀溪路市委大院 联系电话:0710-3575366 邮政编码:4410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