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北省人民政府 | 中央纪委监察部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 
【家风故事】父亲的言传身教
2017年06月19日 11:17 襄阳纪检监察网 
【字号: 】【打印】【发表评论

  我的父亲是一个朴实的农民,没有多少文化,一生都在山沟沟里辛勤地劳作。没有多少文化的父亲教会了我们兄弟姐妹四人老实做人,踏实做事。父亲用他的言行影响着我们兄妹,让我们懂得了爱与责任对一个家庭的重要。

  我的老家在偏僻的山区。家境贫寒,而我又自幼体弱多病,生计的窘迫可想而知。记忆中,父亲总是披星戴月地奔波在家里、田地和医院之间。我只有夜间被子从身上滑落,又被人轻轻地盖上,同时有一只温暖如春的手在额头抚摸,偶尔伴上一两声轻叹,才真真切切地感到父亲回来了。

  送我就医是父亲那几年的主要负担。白天,父亲要在田间、山上为全家的生计劳作,就医只好选在晚上。直到现在,父亲闲聊的时候,还会指着我手上的伤疤说:“那时为给你治病,走了多少夜路啊?”说来惭愧,那时的记忆我早已模糊了。只有一个情景,一直成为我伤感却又温馨的回忆:父亲背着我,在崎岖的山路上行走。山高林密,月影婆娑,从树叶上筛落下来的月光在小路上投下斑斑驳驳的影子,和着那密林深处的黑暗;远处,明月惊鹊,叫声凄惨;近处,风吹树摇,兔奔虫鸣;不禁让人毛骨悚然!我趴在父亲的背上,明显地感到他的衣服早被汗水浸透。待走到开阔处,父亲常常会问道:“你怕吗?”我总是天真地回答:“不怕!”

  我怕什么呢?父亲宽阔的肩膀,是我最安全的避风港啊。

  父亲常说,读书最重要。父亲最引以为荣的就是把我培养成了文化人。他一辈子就吃了没文化的亏,所以,他竭尽全力让我读书。这在外人看来,也许是极为平常的事,可那时培养我却是压在父亲肩头的一座大山。

  村子里的人都很贫穷,加之离学校又远,读完初中的人就很少。为了让老师教育好我,每年开学,父亲都要接老师到家中吃顿饭表表心意。饭桌上,父亲总是千叮咛万嘱咐,直到把老师感动的眼睛都快湿润了才罢休。之后父亲又会摸着我的头说:“孩子,要争气啊!”。记忆中,“要争气啊”这句话一直伴随到我参加工作。高兴时,父亲拍拍我的肩膀,笑着说:“要争气啊!”伤心时,他抚摸着我的头,良久,道一句:“一定要争气啊!”
    为了争气,我在学校伏案苦读,父亲在家不分昼夜,透支着自己的身体,就像一头老牛拉着重载在扬起的鞭子下吃力地前行。而那鞭子就是父亲的信念:一定让我上个好学,有份工作。父亲常说:“有智吃智,无智吃力。你身体差,除了吃智力这碗饭还能干什么呢?”那时,家乡人主要靠烧炭和砍柴卖点儿钱补贴家用。上学的费用,也不知父亲要送走多少晨昏,熬过多少寒夜!

  至今,我仍然清清楚楚地记得初中毕业时回到家中的情景。那天我走回家中,已是掌灯时分。家里一片沉寂,只有父母的卧室里点着一盏昏黄的煤油灯。父亲仰躺在床上,见我回来,他用手臂撑起身子,斜靠在床头,询问我考试的情况。得知我考了全校第二名的好成绩,他的脸上掠过一丝笑意。我告诉父亲我想上重点高中,将来考个好大学。那一刻,昏黄的灯光下,我分明看见父亲的眼泪汹涌而下!良久,父亲才哽咽着说:“孩子,上师范吧,父亲没钱供你上高中、读大学呀!”

  母亲含泪告诉我,父亲为给我挣学费,没日没夜地干活,已累倒好几天了。

  而今,身为教师的我一看见贫苦学生,就想起了父亲,也仿佛看见自己当年的影子。我总是竭力帮助他们,尽力让他们度过难关。父亲得知这些,常常夸我做得好。

  收到师范的入学通知书,病中的父亲又迈出了筹钱的步伐。我跟着父亲走遍了所有的亲戚,说尽了好话,总算把学费筹齐了。我惊诧于一向傲强、好胜的父亲,竟也那么善于求人。只是在此之前和从那以后,我从未见父亲向谁说过求人的话语。

  上学的那天早上,父亲让母亲炒了几个小菜,美美地喝了几杯。九月的阳光里,父亲挑起我的行李,引我踏着山路朝山外走去,他微醉的脸灿若霜叶。我忽然觉得父亲的脚步是那么轻快,竟旋出了山的高度!

  ……

  而今,茶余饭后父亲常常点起一管旱烟,“叭嗒、叭嗒”地抽着。烟雾慢慢氤氲开去,笼罩了他那饱经风霜的脸。孙子孙女调皮地拽着爷爷的烟杆,要把它夺下来。父亲和他们逗着、笑着。我这才发现,父亲老了---在忽明忽暗的烟气中老了,在孙子、孙女的嘻笑声中老了。那昔日的威严、训斥已随着烟雾消散,再也寻不回了。

  父亲老了,但是他老实做人、踏实做事的为人处事之家风却在我们兄妹和下一代身上得到了传承,永远不会老去。(陈富安)

[ 信息来源:谷城县   作者: ]
 
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网站管理
版权所有:中共襄阳市纪委 襄阳监察局
联系地址:檀溪路市委大院 联系电话:0710-3575366 邮政编码:441021